• « 2017·1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2011’08.07・Sun

《HONEY POT》試閱1

他到底為什麼會因為一時衝動而報考這一所學校,而且還考上了?

 

  大概只是為了討父母歡心──阿爾弗雷德在放榜當天捏著殘留影印機熱度的成績單,看見數學及物理的分數與申請入學手冊上標示的各科滿分一模一樣,歷史、地理與英文雖然只有低空飛過,不過學校依然願意收留他──私立W學園當然願意讓他入學,因為阿爾弗雷德可是難得一見的,理科方面的高材生。

  來自美國的年輕小伙子是個喜歡出風頭的傢伙,當他得知W學園的錄取通知單是世界各地優秀學子搶著爭取,如果到手將被當成英雄崇拜的珍貴證明書之後,便興沖沖的準備好基本資料,風光的辦理了註冊手續。

 

  錄取通知單、嶄新的制服、校徽、國際留學生……帥呆了,阿爾弗雷德在剛開學的前三週簡直被當成明星,校內沒有一個人不知道他是數學以及物理的入學考試榜首;即使走在離校不遠的校外──倫敦近郊,來來往往的行人也會投以羨慕、欽佩的眼光──他穿著舉世聞名的私立W學園的制服。

 

  能夠成為這麼受人景仰、走路有風的高中生真是太好了……真的嗎?

 

  不,他後悔了,就在剛才。

 

  「瓊斯同學,我必須很遺憾的告訴你,雖然你在數理方面的成績依然優異而無可挑剔,但是我們必須談談你的歷史和英文──恕我直言,你真的想從這所學校畢業嗎?」

 

  理科方面的超級天才,卻是文科方面無可救藥的白痴──?

 

  才不是!只是不喜歡它們、懶得翻閱教科書而已!

 

  「我會盡力改善,布朗女士。」阿爾弗雷德一臉無辜的望著班導師,他試圖用裝出來的誠懇騙取同情,因為無論被叫進教師辦公室多少次,美國小伙子依然打死也不想碰那些厚重的硬皮書:純文學、英式英文、議會政治、近代史以及史論……噢,不。

 

  「建議你換一句臺詞,瓊斯同學。」布朗女士皮笑肉不笑的遞給阿爾弗雷德一張學校圖書館的預約座位申請表格,「如果你能換一種說法,我會比較感動一點──你好像不是第一次說『我會盡力改善』了。」

 

  阿爾弗雷德偷偷吐了吐舌頭,他才不想要浪費時間在思考怎麼向老師求情這件破事上。

 

  「嘿,我真的會盡力改善,也還不想放棄我的畢業證書。」美國青年有些心虛的揉著頭髮:「呃……或許我該問問這一張申請表格是做什麼的?」

 

  阿爾弗雷德當然知道那是一張預約圖書館座位的申請單,但是他一點也不想因為文科成績太爛這種可笑理由(至少他是這麼認為)而被逼著進入不能大聲喧嘩、簡直是一片死寂的書牆間,那對阿爾弗雷德來說是要命的折磨。

 

  「我會把你的座位安排在柯克蘭同學旁邊。」布朗女士在她的學生開口抗議之前就已經開始替阿爾弗雷德填寫申請資料,根本無從制止,「亞瑟.柯克蘭,你一定聽過這個名字。」

 

  「……就是學生會長吧。」老天,他甚至還沒同意這個圖書館文科加強計畫!布朗女士怎麼能自作主張?而且,要是柯克蘭同學得知自己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坐在她旁邊,豈不是顏面盡失?

 

  「很好,我希望你能多多向她學習。柯克蘭同學的英文、歷史成績都非常優秀,再加上她是三年級的學生,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能請教她,我相信她一定很樂意為你解答。」

 

  「……是。」英雄就要在三年級學姊面前丟臉了……?

 

  「這是你的座位號碼,我相信你在兩個星期後的期中考試會有不錯的表現。」

 

  在布朗女士走出教師辦公室後,阿爾弗雷德持續沮喪的盯著申請表格,他第一次覺得辦公室雕花大門關上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令人煩躁。

 

 

  僅僅被班導師逼著前往圖書館唸書,英雄就因此而亂了陣腳?當然不是。阿爾弗雷德只是有點心疼自己原先的放學後計畫──他約了安東尼奧和基爾伯特在球場上見,也和本田菊說好一起去買本週剛上市的漫畫,法蘭西斯推薦的平價餐廳也十分吸引人──如今阿爾弗雷德只能坐在圖書館的角落裡嘆氣,他偷偷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無奈的寄出一封又一封無法赴約的道歉簡訊。

 

  『辛苦你了,瓊斯同學。改天再與你分享本次刊物的讀後心得。』

 

  第一個回覆簡訊的是本田菊,看樣子他已經從書局回來了,阿爾弗雷德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些嫉妒搶先得知漫畫劇情發展的他。

 

  『哈哈哈,沒關係啦,你的空缺就由法蘭西斯補上囉?噢,對了,法蘭西斯還說那一家餐廳很受學生歡迎,不會那麼快倒店,你如果非去吃吃看不可,以後有的是機會。』

 

  第二封簡訊是安東尼奧傳來的,阿爾弗雷德在讀完後無奈的乾笑著,正當他打算將手機放回口袋內時,卻發現自己漏讀了一段──那看起來似乎是法蘭西斯借用安東尼奧的手機輸入的?

 

  『唉呀,出於好意特別告訴你:小心一點喲,柯克蘭大小姐不是那麼好伺候的。』

 

  ……什麼跟什麼嘛!明明是那一位學姊應該幫助我吧,說什麼伺候?阿爾弗雷德不悅的皺起眉頭,他這才終於想起踏進圖書館、找到座位後入座以來,自己好像都沒有好好瞧一瞧坐在右手邊的「柯克蘭學姊」。

 

  偷偷瞄幾眼,應該沒關係?

 

  阿爾弗雷德小心翼翼的將《伊莉莎白女王時期的英國》立起來,眼鏡架在米黃色書頁上,他充滿不確定的視線顯得心虛,但最後仍然選擇落在「柯克蘭學姊」窄小的肩膀上,逐漸上移。

 

  皮膚白皙、嘴唇緊抿、祖母綠的大眼睛、長睫毛……阿爾弗雷德認真的認為自己也許應該將「柯克蘭學姊」列入女朋友候選名單,因為這一切都出乎意料,他原本猜測學生會長是一個帶著黑色圓框眼鏡、穿著死板的書呆子──看來他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不過,更加令人意外的是「柯克蘭學姊」幾乎和男孩子一樣的短髮──阿爾弗雷德想像中的她編著兩條長長的辮子,就像《清秀佳人》的女主角安妮.雪莉一樣──幸好他猜錯了,畢竟他不是書中的男主角吉伯特,阿爾弗雷德一點也沒有喜歡上安妮的意思,更不用提她的一頭紅髮。

 

  「柯克蘭學姊」的頭髮很漂亮,是被陽光浸潤過的金色。

 

  也許,被關在圖書館裡也沒有那麼糟?

 

  阿爾弗雷德一邊對「柯克蘭學姊」令人驚艷的外貌投以讚美眼神,一邊露出狡猾的微笑──他可是阿爾弗雷德耶,怎麼可能乖乖照布朗女士所說的做?這麼想的同時,伸入書包內的右手已經摸到夾在英文課本中的漫畫書了。

 

  一切都很完美,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阿爾弗雷德將參與漫畫內的星際戰爭,「柯克蘭學姊」也會繼續用功讀書,井水不犯河水。

 

  熟練的將漫畫書放入歷史科學習手冊的書頁內,阿爾弗雷德因為布朗女士沒有緊盯自己而沾沾自喜,對方小看了他並且讓他撿了便宜,美國青年相信圖書館內不會有雞婆到連館內同學們認真溫習功課與否都要管的學生。

 

  星際戰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漫畫內金髮碧眼的英雄們正面臨前後夾攻:前方是星球生命終結時產生的黑洞,後方有乘著太空船進行迫擊的敵人──

 

  唰!

 

  就在戰士們快要被捲入宇宙大黑洞的節骨眼,下一秒映入眼簾的畫面是──腓特烈二世的畫像……?(阿爾弗雷德之所以認得這個人是因為基爾伯特在宿舍走廊牆壁掛了很大一幅看起來作畫十分費工的油畫)

 

  ……這究竟是什麼超展開?!

 

  不對不對不對……劇情走向會變得如此莫名其妙的原因是──他的漫畫被抽走了!

 

  驚訝的連嘴巴都還沒合攏,阿爾弗雷德就看見一張米黃色的便條被丟在自己眼前,紙條上的字跡很漂亮……他根本還沒搞清楚狀況。

 

  『在圖書館裡偷看漫畫?滾回宿舍去。』

 

  噢……他知道了,一定是扔這張紙條的傢伙抽走自己正在閱讀的刊物……天,哪!想不到這裡真的有連其他同學在做什麼都要管的雞婆學生!先是抽走別人正在看的漫畫,然後丟過來一張語氣非常、非常差的字條?簡直不可理喻!

 

  阿爾弗雷德感到無比憤愾,他抬起頭來,準備怒視抽漫畫、扔字條的混帳。

 

  然後他充滿怒意的視線對上「柯克蘭學姊」祖母綠的大眼睛。

 

  她的眼神冷冷的。

 

  『有意見嗎?』

 

  「柯克蘭學姊」唰唰唰的又寫了一張便條,她用力一丟──這一次根本直接瞄準了阿爾弗雷德的臉。

 

  完全僵住的美國青年只能任由紙條飄落,因為吃驚而呆呆的望著「柯克蘭學姊」(並不是因為阿爾弗雷德剛才偷瞄學姊的臉時遺漏了最驚人的部分:粗得嚇人的眉毛……好吧,這的確有可能是原因之一),他還以為即使看不慣同學在圖書館內的摸魚行為,甜美可人的英國女孩用詞也會更加委婉、抽走漫畫時則應該減輕力道……不對!與其在腦內設定「柯克蘭學姊」的理想個性,還不如快想些搶回漫畫的對策!法蘭西斯不是才剛提醒過自己,學姊是個狠角色嗎?

 

  終於意識到重點所在的阿爾弗雷德迅速從鉛筆盒內翻出便條紙,用最恭敬的態度、最整齊的字跡小心翼翼完成一張「求情便條」,他將它輕輕放在「柯克蘭學姊」的筆記本上;為求原諒,紙條上甚至署名「知錯了的學弟」。

 

  這麼畢恭畢敬的請求學姊歸還漫畫,總不會碰釘子了吧?

 

  就在阿爾弗雷德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馬上就能得知星際大戰的後續故事時,「柯克蘭學姊」冷不防將小手用力拍在書桌上,她同時迅速站起,圖書館內靜謐的空氣被瞬間爆裂的「啪」聲粗魯劃破,幾個原本埋頭苦幹的學生則因為驚嚇不約而同的抬起頭。

 

  同樣受到震撼的阿爾弗雷德幸運的沒有完全傻住,他因為緊張心虛而向下移動的視線捕捉到「柯克蘭學姊」貼在桌面上的修長手指正壓著另一張便條……他不敢想像便條的內容,大概是「這麼喜歡漫畫的話乾脆把它榨成汁喝掉」、「最好把眼球塗上膠黏回課本上」或者「裝出來的誠懇有夠噁心,為了讓你記取教訓必須……(太恐怖了,美國小伙子不敢繼續猜測下去)」……並不是阿爾弗雷德的想像過於悲觀,而是「柯克蘭學姊」的表情的確非常不友善──說得更加直接一點,是非常猙獰。

 

  低氣壓瞬間籠罩了整座圖書館,阿爾弗雷德尷尬望向學姊掌心下的便條,他實在不確定自己應該要先申請閱讀那一張毫無疑問是寫給自己的紙條,還是試圖移開館內所有學生的注意力──他的天,英雄一點也不希望自己因為這種該死的丟臉原因被群眾注視。

 

  還好,上帝不會總是將穩定混亂場面的艱難工作交由英雄處理,畢竟那太不人道──在阿爾弗雷德差點因為尷尬焦躁而不要命的站出來為這一切澄清時,同樣被「柯克蘭學姊」拍擊桌子的樣子引來注意力的學生們率先開始交頭接耳了。

 

  「咦,學生會長生氣了?」

 

  「那個一年級生踩到她的地雷了嗎?」

 

  「地雷……噢!在圖書館裡看漫畫?快看她手上捏著什麼……」

 

  「不過那傢伙的膽子還真不小。」

 

  「竟然惹毛了柯克蘭會長!我是不是應該拿手機錄影?」

 

  越來越多令人難堪的耳語在空氣中囂張流竄,阿爾弗雷德真希望自己能立刻飛奔至離書桌不遠的雪白厚牆前一撞斃命(不過這樣的死法對於英雄來說太過丟臉,因此作罷),巨浪般的尷尬氣氛就要把他淹沒,美國小伙子只能絕望的祈禱著:拜託就這樣讓自己窒息吧,以圖書館內令人煩躁的空氣……

 

  阿爾弗雷德悲憤不已的同時,「柯克蘭學姊」識時務的用力清了清喉嚨──這使得所有學生趕緊將意味深長的視線收回──他們才不想變成下一個被學生會長刁難的倒楣傢伙。

Categorie:►販售物  引用:(0) 留言:(0) TOP
Genre:漫畫卡通 Theme:APH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